江阴| 宜兴| 梁溪| 锡山| 惠山| 滨湖| 新吴

无锡市人民检察院

当前位置:首页 » 检察业务 » 刑案聚焦 »正文

“美女”向你要红包

来源:检察院 时间:2016-11-14 [ ] 浏览次数:

  2016年4月,小军手机上的陌陌软件跳出一条提示,距离他附近0.25km处的“谢晓娜”向他打个了“招呼”。打开对方资料一看,是个年轻美女头像,年龄23岁,做广告设计工作。小军心动了一下,给对方发去一个笑脸表情。对方立即回复了他,称自己是刚毕业的大学生,来到附近找工作,希望能跟小军交个朋友方便互相照应。因为不怎么上陌陌,“小娜”又给了小军自己的微信号。

  小军随即添加了对方的微信号。傍晚,“小娜”通过微信好友验证并发来消息,说自己白天忙着找工作忘了回复。这时,小军的微信朋友圈提示“小娜”刚刚更新了一条信息,原来今天是她的生日,这条信息正是“小娜”对着生日蛋糕拍的一张自拍照。

  看着又萌又可爱的靓照,小军满心欢喜,向小娜发出了生日祝福。不料小娜随即回复了个撒娇表情并向小军讨要生日红包。小军没有多想,就发出一个88元的微信红包。小娜貌似十分高兴,跟小军接着聊了很久。第二天,小军向小娜提出做自己女朋友的请求,小娜欣然应允,兴奋之下的小军对小娜接连提出的看电影、买衣服等索要红包的请求一概答应,在先后发出300余元微信红包后,还用支付宝向小娜转账了970元。然而让小军郁闷的是,至始至终,小娜都没有答应与小军在现实中见面。三天后,小军再次提出要见面的要求,没想到,小娜竟已经将其拉黑,小军意识到自己上当了。

  2016年4月28日,宜兴市公安机关接到举报,在当地万石镇一家厂房办公楼内有人利用手机进行网络诈骗。警方奔赴现场后,一举抓获了正在操作手机的15名犯罪嫌疑人,查获了用来作案的手机近500部、手机卡2000余张及电脑5台。根据团伙的相关账本显示,短短6个月内,该团伙已经诈骗全国各地微信用户数万人,共计诈骗金额达138万余元。小军正是被这伙人所骗。

  “公司初创”

  “微信红包数额小,最高不过200元,即使发现受骗上当了,多数人也不会为了6块、8块钱去举报。” 4天后,随着组织诈骗的“老板”曹小虎的投案自首,该案的诈骗手法终于水落石出,此案受害人众多却无一报警的奥秘被一语道破。

  曹小虎怎么能想出这种诈骗手法的呢?

  86年生的曹小虎刚满30岁,初中毕业去军队服过3年役。复员后,有着一定计算机操作经验的他开起了淘宝网店,做过一阵子网络游戏代练,还做过微商。与许多年轻人一样,曹小虎始终与“网”结缘,也希望能从网上找到赚钱的法子。

  2015年10月,曹小虎偶然间发现,在手机上发红包似乎成为当下风潮,身边的不少女性朋友向别人讨要微信红包都很容易成功。不同数额的红包还能代表不同的意义,比如5.20就是我爱你,13.14就是一生一世等等。曹小虎试着用之前做微商的几个手机分别注册了几个陌陌账号,从网上下载了一些美女照片做头像,不料竟很快有不少男性向其打招呼。曹小虎在跟他们聊天后索要红包,发现一天内也能轻松地要到100-200元钱。

  天下竟有这么容易的来钱方式?想着自己辛辛苦苦做代练做微商还不如这个来钱快,曹小虎心里盘算,一个帐号就能要几十元红包,如果多开号,多加好友,那岂不是财源滚滚?想到此,曹小虎立即购买了十几部手机,找到了死党陆亮和两名工人,开始做起了红包诈骗生意。

  曹小虎最初选择用陌陌软件加好友诈骗。在他以往经验看来,“陌陌”软件的特点是,用户数量多且交友目的明确,可供搜索距离远,男性用户防备心较低。然而事情进展并不顺利,虽然用虚拟的美女身份交友很容易,但向新的陌陌好友直接索要红包的成功率却很低,且极易被系统封号。

  曹小虎决定转移战场——用微信诈骗。首先通过陌陌向“附近的人”打招呼后,再以陌陌不常用为由告诉对方自己的微信号,显得更为真实,最后以过生日等理由索要微信红包时,成功率便提高了不少。

  2015年12月,因业务“繁忙”,曹小虎又找来了好友吕阳青和两名女工帮忙,添置手机,扩大“经营”规模。至2016年时,曹小虎将自己的作坊变成了“公司”,陆续购进手机至500余台,并张贴告示公开招录十余名工人,最终形成了一个近20人的诈骗团伙。

  有序经营

  犯罪嫌疑人小东正是看到公司的招工启事应聘进入的,负责人陆亮告诉他,这份工作主要是在网上推送信息和加微信号,通过试用期后的工资有3000元每月。

  在小东看来,公司经营挺有秩序:除老板曹小虎外,其他成员每天都按时上下班,分工明确。陆亮负责招工和公司管理,吕阳青负责手机软件更新维护和记账,其他人则主要分为两组,即推号组、红包组。

  小东所在的是公司业务最繁忙的推号组,推号组的办公室内放置着五个特殊的木架,每个架子上分三排并列排放着近30台手机,每个手机卡位背后,都会有配套的小孔用于手机充电器连接线的通过。

  每天中午12点,推号组成员上班后,每人就开始负责30台手机的“推号”:通过手机注册的陌陌软件账号向附近的人打招呼成为好友后,再以陌陌不常用为由让对方添加事先准备号需要推的微信号。到每天半夜12点下班前,平均每天每台手机都至少需要轮流5次上述操作。据推号组成员岳某交代,正常情况下,推号组成员每聊10人就能加到3-4个微信好友,平均每人每天能推满一个微信号,即加200-300个微信好友。

  微信每天加好友有上限,吕阳青在发现被推送的微信号已加至近300名好友后,就会给出另一个微信号让推手们继续推送,已加满微信号的手机则转交给红包组。

  红包组由5名女性成员组成,每人上班后,从吕阳青处领回一部预装微信号的手机,主要负责通过微信以过生日、谈男女朋友等名义索要红包。成员之所以都为女性,是避免对方要求语音聊天时穿帮。据成员钱某交代,红包诈骗组每名成员平均每天能骗取红包500元,最后加入“公司”的她,在短短16天的时间内,就与同事一起诈骗了近20余万元。

  因红包组的聊天水平最终决定红包收入,于是,为保持女性员工们的工作热情,除月薪相比推手组更高外,曹小虎还以骗取红包金额的高低,规定了提成标准:每天红包能骗到1000至1500元能提成10元,1500-2000元是30元,2000至2500是70元等等。

  巧避“风险”

  其实,为防止利用网络软件进行诈骗犯罪,交友软件系统都建立了一套自身安全防护机制。如微信不仅开启风险场景安全提示,而且开辟了“举报”入口,每个用户都可对涉嫌诈骗的账号进行举报。对于违反规定或被网友举报的账号,一经确认,系统会对账号进行封停处理。相比微信,陌陌的管理更严苛,更容易被永久封号处理。

  为此,曹小虎几乎用上了自己以往积累的全部网络经验规避系统的举报处罚。如为避免账号集中于某区域,利用一款软件将陌陌登陆地址显示为全国各地;给“员工”们发放一套与对方聊天时的模板范本,不易出错;在这方面投入最多的,就是在案发现场查没的2000余张的手机卡。

  之所以购买这么多手机卡,正是为了防止被封号。

  每个手机号只能绑定并登陆一个陌陌号,一旦陌陌账号被封号,该手机号就不能再重新绑定账号投入正常“工作”。为防止封号后导致后续的诈骗停滞,曹小虎以20元每个的价格,先后在网上批量购进1000多个陌陌账号,同时在电信公司购买了2000余张手机卡与之配套。除已经被使用的外,其余均作为“备号”养着。

  这些“备号”并非仅仅简单放置,在启用前,两名团伙成员刘某和李某会使用曹小虎提供的整套美女图片,对备用的陌陌账号进行修改头像、姓名、年龄、职业等信息,并不时更新些图片和朋友圈动态,保持活跃度和可信度。这样的账号至少将会在维持正常状态一个多月后再投入犯罪。此外,推手组和红包组成员下班后,为保持陌陌号和微信号不成为“僵尸号”引起对方怀疑,刘某和李某还会负责后半夜和早晨的值班工作,对账号进行动态更新和必要的留言回复。

  经审查发现,在长达半年多的犯罪过程中,该案中部分受害者曾向陌陌、微信等软件举报,却无任何一人向公安机关举报。作为单人金额最大的受害人,小军在被骗之后,曾进行过索讨并威胁对方报警,却最终也因怕被人嘲笑而放弃了报案。

  9月18日,除三人系未成年人另案处理外,宜兴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诈骗罪对团伙的主要成员——犯罪嫌疑人曹小虎、陆亮、吕阳青等14人提起公诉。检察官也提醒,广大网友在网络交友时需谨慎,尽量避免经济上的往来。同时,相关软件公司和通信公司也应当对账号加以管控,防止随意买卖账号和手机号的问题出现。(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