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阴| 宜兴| 梁溪| 锡山| 惠山| 滨湖| 新吴

无锡市人民检察院

当前位置:首页 » 检察新闻 » 新媒体 »正文

她的心结,我这样解开

来源:检察院 时间:2016-11-21 [ ] 浏览次数:

  牙齿和舌头再好也会磕碰,左邻右里间难免会产生纠纷。我就遇到了这样一起因琐碎的邻里纠纷引发的申诉案件。

  那是今年年初的一天上午,我正在办公室里忙碌着,突然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紧接着一个中年妇女气势汹汹地闯了进来:“检察官,我要申诉!”

  这个叫王静的女人大约四十岁,个子小小的,穿得很朴素,头发有些凌乱,神色憔悴,却又横眉竖目,略显凶悍,怕是难应付了。我懵了几秒钟,缓过神后立刻请她坐下:“别着急啊,跟我说说你遇到什么事儿了?”

  “楼下的人把我给告了,前段时间法院划了我的公积金,还把我给关了15天!我这日子是没法过下去了啊!”这带着哭腔的声音响彻整个办公室。我微微一笑,起身把办公室的门给掩上了。

  王静的情绪非常激动,时而哭泣,时而愤怒,时而沉默发呆,经过我一两个小时的开导劝解,她终于慢慢平静下来。

  原来,王静是一起相邻漏水纠纷的被告,住在附近的一个老小区,小区的房子有些年代了,修修补补是很正常的事情。2014年的一天,住在楼下的许飞、张梅老夫妻俩把王静告到了法院,说家里的客厅和房间严重渗水、霉烂,要王静修理卫生间并且赔偿,法院判了王静赔偿3000多元。王静一看平日里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邻居居然把自己给告了,倔脾气也上来了,硬是不肯赔钱,后来法院就强制扣划了她的公积金,更是将她司法拘留了15天。

  “检察官,这漏水的房子是我前夫的,他们不应该告我啊,而且前年因为漏水我们已经修过卫生间了,现在怎么又要让我赔钱,这太不公平了!”王静愤愤不平地说。她说的也正是她提交的申诉书上所列的理由。

  那天接待完她以后,我立刻前往无锡市房屋产权监理处进行调查,得知涉案房屋是王静与其前夫共有的,实际使用人也一直都是王静。

  次日,到了办公室以后我便迅速开始打扫卫生,扫地、拖地、擦桌子、泡水,一气呵成,办公室焕然一新。准备工作做好后我打了个电话,准备迎接王静的到来,给她好好做做思想工作。

  20分钟不到,门就被敲开了,王静进门后愣了一下,我引她坐下,泡了杯春日里的新茶端给她,顿时房间里茶香四溢。她环顾着我的办公室,显得有些拘谨,可能又跟上次一样,是为了省车费跑着过来的,所以脸色红红的。

  “今天找你过来,是想跟你好好谈谈这个案子,”等她坐定后,我便开口了,“这个房子你也是有份的,而且主要是在你的使用过程中发生了漏水,楼下的邻居告你是没有问题的。而且你家的卫生间一直在漏水,侵害没有停止过,之前确实是修过,可是现在还是要赔钱的。所以你提出的申诉理由是不成立的,这个案子我们不能抗诉。”

  听我说完,王静默默低下了头,两只手不自然地交叉在一起揉搓着,微微有些颤抖。她抬头看了看我,想说些什么,可话到嘴边又咽下去了。

  “你有什么想法要告诉我,我会好好听的,大家一起想想办法嘛。”我起身给她添了些热水。

  王静喝了口茶,又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委屈地哭了起来:“检察官,我苦啊,你们不抗诉的话我就走投无路了。虽然我没有什么社会地位,但我也是个本本分分的正经人,现在莫名其妙就被法院关了半个月,家里的老父亲都不认我了啊!”这话说得很是心酸委屈,阳光照在她脸上,我看到了一丝倔强,一丝不服气,也看到了她心中那团抹不去的阴影。原来,法院15天的司法拘留才是她真正的心结啊。

  “你别难过,先跟我说说,当初为什么不自觉履行判决书上的义务呢?”

  “我现在也很后悔啊!” 王静默默地流着眼泪,哽咽道,“我们家条件不好,前两年我离婚了,离婚后我就自己一个人带小孩,还要还房贷,日子本来就过得紧巴巴的。法院让我赔钱,我想想这又不是我一个人的事,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拖着没给钱,谁又能想到这欠了几千块钱就会被关上十几天啊!”此时的王静已是泣不成声。

  “来,擦擦眼泪,慢慢说。”我给她递了张纸巾,握住她的手,想要抚慰一下她的情绪。

  “更让我难堪的是,他们还把我和一群乱七八糟的犯罪分子关在一起,他们是什么人,我是什么人啊!我感觉脸都丢尽了!”王静努力地想要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可是眼泪还是一滴滴地掉落到地上。

  其实,王静生活十分困难,与前夫离婚后便独自抚养儿子,儿子现在读初中。她原本在一家小公司做会计,单位帮着交五险一金,收入勉强可以维持母子俩的生活。法院对她司法拘留的当天,因为动静比较大,原本不知道她离婚的街坊四邻现在都对她指指点点。从拘留所出来后,单位便把她给开除了,她也就失去了收入来源。现在的王静已经几个月没有工作了,每个月还要还房贷,这让她感到绝望。

  作为一名女检察官,我十分同情眼前这位单亲妈妈的困境和遭遇。如果邻里之间能多一份体谅,就不至于对簿公堂。如果当初王静自觉履行义务,也不至于身陷囹圄。当天晚上,我在床上翻来覆去,辗转难眠,满脑子想着能为王静做些什么。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跑到王静居住的小区,打算实地查看一番。

  这是一个整洁而破旧的老小区,没有电梯,一幢楼一共也就六层12户人家。我去的时候,正好碰见楼道口有几个老太太坐在小板凳上,晒着太阳唠着嗑,小孩子们在旁边玩闹着,充满欢声笑语,一幅和谐、幸福的邻里图景。

  我来到小区社居委,找到了治保主任李主任,向他打听王静的家庭情况,并向他详细介绍了事情的前因后果。李主任叹了一口气:“唉,不容易啊,也是个可怜人!她这个人,平时老老实实、本本分分的,以前跟邻居们相处得也不错,没起过什么冲突。就漏水这个事情,前两年确实也修过了,还以为解决了呢。邻居们之前都不知道她离婚了,现在法院的人过来把她给带走,大家都觉得她是犯了什么事儿了,难免会有些闲言碎语。现在我了解了,我会帮着跟大家解释清楚的,相信他们知道了以后也不会再对王静有偏见了。”

  “那就麻烦李主任了,”听到这一番话,我的心情也明朗起来了:“还想打听一下,许飞夫妻俩现在对王静的态度怎么样了呢?我想着能不能和社区一起去做做他们的和解工作啊?”

  “这本来也是我这个治保主任该做的事啊,现在我们就一起去看看吧!”话还没说完,李主任就已经迈开了步子,我在后面紧紧跟上。不一会儿就到了许飞家,刚敲了两下门,门就打开了,正好夫妻俩买完菜刚回家。

  之后是一个多小时的长谈,我把王静的家庭情况和她被法院司法拘留15天后的遭遇原原本本告诉了老夫妻俩,也看到了他们脸色的变化,从一开始的若无其事,到最后听完两人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许飞低头沉默了几分钟,缓缓开口:“没想到这件事会对她造成这么大的影响,早知道当初应该多跟她商量商量私下解决的!都说金相邻,银亲眷,其实没出这个事儿之前我们两家相处得挺好的,孩子每次看到我都会喊我爷爷,自从他妈被带走以后就没再听他喊过了,我还挺怀念的。我也不想楼上楼下关系搞那么僵,之前我也说了很多难听的话,所以事情到这个地步我也有责任,今后我会努力缓和关系的!”说完,许飞憨笑着。我悬了几天的心头大石也终于落下了。

  几天后的一个下午,我正在电脑上打着文书,听到有轻轻的敲门声。打开门,又是这个王静啊!不过这次的她不再是愁容满面,我第一次在她的脸上看到了笑容。

  “检察官,我之前对法院的做法很不满意,所以一直在钻牛角尖,对司法机关也充满敌意。刚到检察院申诉的时候,其实我并不相信你们,你们却一直尽心尽力为我做了那么多事,现在邻居们看到我都主动和我打招呼了,楼上的许老伯昨天还给我送来了自己包的饺子,孩子吃得可开心了!真的很感谢你们啊,你们检察院真是太好了!”此刻的王静表情很生动,心情很愉悦,和第一次见面时的那个她判若两人。我知道,她的心结,终于打开了。

  经过审查,我还发现王静的情况符合《关于建立完善国家司法救助制度的意见》中司法救助的要求,院里便积极为她争取到了一笔三千元的司法救助款,希望能够帮助她尽快摆脱目前的生活困境。

  “叮铃铃~叮铃铃~”,早上刚到办公室,电话铃声就响了起来。接起电话,传来王静爽朗的笑声:“检察官,我找到工作了!”离最后一次见王静,才隔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挂完电话,我的心中涌起了一股小小的满足感和成就感。

  作者:朱佩佩 无锡市梁溪区检察院

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