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阴| 宜兴| 梁溪| 锡山| 惠山| 滨湖| 新吴

无锡市人民检察院

当前位置:首页 » 检察业务 » 检察官说法 »正文

砸车的损失到底多大?

来源:检察院 时间:2017-07-25 [ ] 浏览次数:

  陆凯和妻子驾车接儿子时,在江苏省无锡市滨湖区缘溪道附近被前女友章某的车从后面撞了一下。他让妻子先走,自己继续驾车往无锡大剧院方向行驶,章某追踪而至,在后面又撞了他的车,随后他约章某谈判,没谈拢,于是有了后面砸车的事儿。经鉴定,砸车导致车辆损失9000余元,达到入罪标准……案子办得太顺了,滨湖区检察院检察官陆光曦隐约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公安机关的侦查,呈现了这样的案情:2015年,陆凯认识了章某,两人合伙承接工程,虽然双方都已有家庭,但朝夕相处,两人很快越轨。做生意免不了资金来往,因有着这层“特殊”关系,双方借钱从不打借条。但好景不长,日常摩擦和经济纠纷让二人关系急转直下,核对账目后,陆凯给章某写下了一张18万元的欠条,但一直未还。

  2017年1月16日,章某在缘溪道、大剧院附近连续两次撞了他的车后,陆凯主动约章某到湖滨路商业街一家咖啡店“谈判”,双方叫来了各自的朋友见证。谁知二人一言不合动起手来,陆凯手部受伤,其朋友尤某送他到就近的医院包扎,章某与朋友侯某也尾随其后。后陆凯见章某的车停在同一停车场,气愤之下抄起灭火器将章某汽车前挡玻璃、后车窗等砸碎。陆凯因涉嫌故意毁坏财物罪被取保候审。在取保期间,其因吸毒被行政拘留,考虑到其社会危害性,警方遂将其刑事拘留并将案件移送滨湖区检察院提请逮捕。

  陆光曦翻阅案卷后发现,证据材料有被害人陈述、犯罪嫌疑人供述,也有相关证人证言,看起来事实清楚、证据充分。但证人尤某的一句话在陆光曦脑海里一闪而过:“陆凯在中南西路与湖滨路路口掉头时,与章某的车相互撞击过,后来到了停车场陆凯才砸她的车的。”

  为什么陆凯、章某二人都没有提到这次撞击?陆凯砸车致损的范围到底多大?车辆定损的价值哪些是陆凯所为,哪些是章某多次撞击陆凯车辆所致?

  陆光曦翻出价格鉴证中心出具的价格认定意见书研究起来。这份“价值表”,按车辆定损的最低标准,列明了价格认定明细表,包含前车大灯、太阳膜、支架、前窗玻璃、车门玻璃、泡沫塞块以及车内各种零部件,合计9000余元。车内零部件也是砸车所致?故意毁坏财物罪的立案追诉标准是5000元,如果其中有些损害不是砸车所致,那么定损金额将大打折扣,就可能达不到立案标准了,那就不能批捕陆凯;如果车辆定损没有问题,那陆凯便“有罪”,可以批捕。罪与非罪就在这张“价格表”中。

  带着疑问,陆光曦来到汽车修理厂,一项一项核实材料名称,并确定这些汽车零部件的具体位置和功能。果然,在一连串材料名称和单价中,陆光曦发现根据章某的汽车维修记录显示,该车主要受损部位是前保险杠和左前大灯,而目前证据仅能证明该车的前挡玻璃和左后玻璃损坏与陆凯有关,前保险杠、左前大灯和其他零件是否因陆凯的砸车导致不得而知。

  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要证实此前两车是否有撞击行为?于是,陆光曦向公安机关提出了补充侦查意见,要求针对两名关键证人、沿途监控资料进行调查。经证实,陆凯砸车之前,章某曾驾车尾随他,两车3次发生碰擦、撞击,这样一来,根本无法分清是陆凯砸车还是哪次碰撞导致了车辆零件损毁,仅能确定的是两块玻璃都是陆凯所砸,但玻璃的鉴定价格只有700余元,远低于5000元立案标准。

  2017年6月23日,滨湖区检察院对陆凯作出不批准逮捕决定并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

  “司法责任制改革后,员额检察官依职权清单独立办案、独自决断,有了更大的权力,也肩负了更多的责任,越是看起来简单的案子,越要审慎。”面对证据“充实”的案件,陆光曦丝毫没有掉以轻心。

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 1